言九欢.

*全职理智死忠粉

*全职主吃:伞修伞 / 喻王喻 / 双花 / 韩张 / 周江 / 昊翔 / 高乔(高)/ 卢刘(卢)/ 于远 / 肖戴 / 双鬼 / 林方 / 宋邱 / 方王 / 周翔 / 叶橙 / 张楚 / 杜柔
〔偶尔杂食〕

*灵契:熙华熙

*金光瑶和薛洋是心口朱砂!
追凌 / 澄宁 / 曦瑶 / (宋)晓薛

*杀破狼主吃:长顾

*坏道主吃:熙湖 / 舒久x盛遥

*默读主吃:舟渡

*帝王攻略主吃:段楚

*渣反主吃:冰秋 / 漠尚

*天官主吃:花怜 / 双玄 / 风情

*刀男主吃:清安清

*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主吃:all大、大二
〔偶尔杂食〕

*基三:万花受向,策藏,明唐,佛秀(其余杂食)

*楚留香:武华

*鼠猫鼠

*aph:all耀all

*业渚 / 柳澄

*凡瑶 / 启月 / 旭润

*脑洞多但低产,因为文风总跑偏

*只要是中意的,BG、BL都能吃

*同人、自创都会写

*坚守底线:不抄袭,也不接受被抄袭/敲黑板画重点
喜欢这件事对书不对人,不混文手圈

*二次元

*改名小达人

【启月】得此佳人,痴心一生

虽然开学了,但还是在“百忙之中”抽空来更篇文,也作为粉丝两百的福利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张启山从来都没有想过,有一天,他也会成为第二个“二月红”。

世人皆知二月红极其宠妻,为了夫人甚至可以归隐,可以抛下祖辈千百年来从未断过的那些行当,以至后来张启山次次找他下矿他都拒绝了。

曾经的张启山很不理解——难道儿女情长比国家百姓还重要吗?

曾经的张启山当然是断不会理解的,那时的他一心都扑到了长沙、扑到了长沙的百姓们身上。
如果长沙有难,只要能解决,哪怕是要他的命,他张启山都绝无一句怨言,随时都可以给了出去。

直到为了给二月红的夫人治病而在北平遇见了那个小姑娘,他才慢慢理解了二月红的感受。

她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。

第一次见面,他假扮成她的未婚夫,她假扮成司机小弟。

第二次见面,他想去偷了治疗二月红夫人的药,结果被她当场抓包,但是她却放了他。

第三次见面,他拍卖下三味药材,她帮他解了围。

从此……她便赖上了他,像块橡皮糖,任凭他好话歹话都说尽了也丝毫都赶不走,怎么甩也甩不掉,惹得张启山暗自腹诽——这尹大小姐怎的一点儿都没有女子该有的矜持?成天叽叽喳喳惹得他甚是烦恼。

但后来,他渐渐习惯了小姑娘的吵闹,渐渐习惯了因为那个小姑娘的到来而变得不再冰冷的府邸。

那么多年过去了,到这时张启山才觉得那座偌大的张家府邸是一个“家”,而不单单只是一个因为累了才用来休息的房子。

再后来,他理所应当的爱上了那个带给了他毕生的温暖的小姑娘。

即使她很吵,一点都不符合他的习惯,可那又怎样?一个人的习惯也是会改变的,他现在习惯了尹新月在他耳边的吵吵闹闹,习惯了尹新月天天拉着他一起吃饭,习惯了尹新月日日在府邸里等他回家,习惯了尹新月软软糯糯的叫他的名字,习惯了尹新月带给他的热热乎乎的日子。

现在的张启山才发觉二月红说的不错,没有过过热热乎乎的日子又怎会知道喜不喜欢?

现在的张启山才理解二月红为什么那么爱丫头,才明白二月红为什么会因为丫头的死而一度颓废、痛不欲生。

他的小姑娘眉眼弯弯,看似温婉实则性子刚烈。
他的小姑娘笑容甜甜,为他诞下一对聪慧善良的儿女。
他的小姑娘确实像块糖,滋味甜甜,有时像块话梅糖,有时像块麦芽糖。

张启山没有想到过他的小姑娘有朝一日也会变成一块苦糖,苦到他都想要吐掉,却又万般的舍不得。

尹新月怕疼却爱他,所以当敌人拿她要挟张启山的时候,她选择了奋不顾身。

不就一颗枪子儿吗?那算什么?她可是保护了她的夫君呢!
尹新月面对敌人笑得张扬,嘴角一道刺目的鲜红。

新月……

张启山从来都认为国家百姓比儿女情长重要,以前是这么认为,以后也是这么认为,只是现在这一刻,请容许让他有一点后悔。

他这一生不负人民,不负国家,却始终是对不起那个他最爱的人。

曾经的张启山毫无牵挂,现在的张启山软肋是她。

敌人把这点摸得透透的,以为抓了了尹新月就可以战胜张启山,却愚蠢不知能配得上张启山的女子也定不是普通之人。

敌人也没想到,尹新月会挣脱他们的束缚,就在他们差点就可以杀了张启山的时候。

子弹离弦,那个身着洋装的女子突然冲出,硬生生的替张启山受了一弹。

芊弱身躯缓缓倒下,像折翼的蝴蝶,再也飞不起来。

敌人愣住了,张启山发狂了——
“新月——!”

在敌人怔神之际,张启山已举起了枪,敌人像张启山平时训练的标把一样一个不留,正中红心。

周身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,张启山只能听见自己的喘息声。

“启山……”尹新月的呼唤跨越千山万水,直刺张启山的耳膜。
“月儿,我带你回家。”张启山一把拥住尹新月,他第一次发觉原来受伤的地方能那么疼,疼得他整个人都轻颤了起来。
“启山……不、不用了,我现在这样……怕吓着孩子。”
“怎么会,我的月儿最好看了,怎样都不会吓着人。”张启山头埋于尹新月颈间,语调温柔。
尹新月感到肩头温热,素手抚上张启山的脑袋:“启山……别哭,你一哭,月儿的心都要碎了……”
张启山双臂抖得厉害,他从未如此害怕过:“月儿,回家吧……你,和我一起回家……”
“好,回家,回家……”

张启山抱起尹新月,低头脸贴着尹新月的额,声线颤抖,轻声细语:
“月儿,咱们家附近新开的那家小吃店你不是一直想要我陪你去吗?等你的伤好了以后,我就陪你去。你一直嚷嚷着要我陪你去逛街,等你好了我们就一起去。你一直说我没空陪你,我都想好了,等过几天等我把事务都交待好了,我就带你和靖安、姝宁一起出去旅行,天天陪着你们。到时候我们先去北平拜访你父亲好不好?你不是说想父亲了吗?等你好了我们就回去看他。玩累了我们就找一个美丽安宁的地方安家,每天看着日升日落,看着花开花败,看儿女成家,看子孙成群,一起白头,一起终老……”
“好……只要有你,去哪儿都好……”尹新月笑笑,泪滑出了眼眶。

叮——叮——

气息渐弱,勾着张启山脖子的手脱力垂下,手腕上的二响环响了两响。

张启山的泪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:

“月儿,我们到家了……”

『择一城终老,携一人白首。尹新月,你怎么能丢下我……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会不会有人想打我?其实我也没有办法啦,也不是我想写虐,只是没有想到小甜饼又刚好有虐的脑洞……

评论(26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