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九欢.

*全职理智死忠粉

*全职主吃:伞修伞 / 喻王喻 / 双花 / 韩张 / 周江 / 昊翔 / 高乔(高)/ 卢刘(卢)/ 于远 / 肖戴 / 双鬼 / 林方 / 宋邱 / 方王 / 周翔 / 叶橙 / 张楚 / 杜柔
〔偶尔杂食〕

*灵契:熙华熙

*金光瑶和薛洋是心口朱砂!
追凌 / 澄宁 / 曦瑶 / (宋)晓薛

*杀破狼主吃:长顾

*坏道主吃:熙湖 / 舒久x盛遥

*默读主吃:舟渡

*帝王攻略主吃:段楚

*渣反主吃:冰秋 / 漠尚

*天官主吃:花怜 / 双玄 / 风情

*刀男主吃:清安清

*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主吃:all大、大二
〔偶尔杂食〕

*基三:万花受向,策藏,明唐,佛秀(其余杂食)

*楚留香:武华

*鼠猫鼠

*aph:all耀all

*业渚 / 柳澄

*凡瑶 / 启月 / 旭润

*脑洞多但低产,因为文风总跑偏

*只要是中意的,BG、BL都能吃

*同人、自创都会写

*坚守底线:不抄袭,也不接受被抄袭/敲黑板画重点
喜欢这件事对书不对人,不混文手圈

*二次元

*改名小达人

【启月】来生见

因为要开学了很不爽,所以想不出甜梗,酝酿了好久只能写be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张启山。”
“嗯。”
“启山。”
“嗯?”
“夫君。”
“哎。”

张启山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,尹新月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不知疲倦的叫唤着,却偏偏什么也不说。

“张启山……”
“怎么了?”

张启山终于抬起头,眼中的宠爱快要把尹新月溺毙,若是给旁人看了去心中定要一阵酥麻,可对这大小姐偏偏不管作用。

“张启山,是不是快要打仗了?”
“嗯……”张启山望望窗外的天,闷闷的应了声。

尹新月咬咬牙,终是想任性一回:“你能不能不要去?”
张启山一愣:“什么?”
“你不要上战场好不好?难道打仗就一定要亲力亲为吗?你就不能……就不能留在后方布置战略吗?”
张启山放下手中的钢笔,坐到尹新月身边:“新月,打仗……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尹新月沉默了很久,当张启山以为她不会再说话了的时候,她突然揪住张启山的衣领:“那你能保证……好好的回来吗?”
张启山笑着揉揉尹新月的小脑袋:“好,我保证,我保证我会好好的回来。”
尹新月终于笑开了:“那说好了哦!等你胜利了,我们就去看桃花吧!”
“好好好,小祖宗。”张启山妥协的捏捏尹新月的脸。

轰——

在一片毁灭性的炮火声中,张启山伏案写了一封信,托自己的亲兵带给管家。
交递完信,张启山呼出一口浊气——
新月,对不起……

一月后——

“夫……尹小姐。”
“管家?”尹新月皱皱眉——管家怎这样叫她?
“尹小姐,佛爷来信了。”
“啊?是吗?快拿来我看看!”一听张启山来信了,尹新月也不纠结管家对她的称呼了,急忙忙的就接过管家手中的信。
“尹小姐……”管家欲言又止,最后只是叹了口气,什么也没说。
“管家……张启山他这是什么意思?!”尹新月把手中的信件一摔,怒目圆睁。
“尹小姐,您还是回北平吧……”
“好,好啊,他行,他可以啊!要我走是吧?行!谁稀罕他啊!谁要他的破贺礼!”尹新月是气极了,什么也没带走,连平时十分宝贝的二响环都扔在了桌上。

信上究竟写了什么,能把尹新月气成这样?很简单,就一句话——

尹小姐
张某是兵,你是大小姐,我配不上你,没办法为你的将来负责,你还是回北平去寻个好人家吧,到时我定送上贺礼。
珍重。
张启山

两年后——

“佛爷,尹小姐今日大婚,您……”张副官听完北平的线人来报,一脸担忧的对一边的男人说道。
“她要大婚了……我还是去看看吧,我想亲眼……看看她的幸福。”张启山自觉配不上尹新月,也是,他现在少了一条腿,左脸颊也烧伤了,再不复当初的英俊模样。
“佛爷,您……舍得吗?”离开了您,她又怎会幸福?尹小姐向来都不是薄情之人。
“舍不得,但是你看我现在都残废了,舍不得也得舍得。”
“那佛爷,我、我去给您备车吧……”

北平——

“小姐。”
“听奴,有什么事吗?”尹新月对着镜子带上耳环,抹上口红。今天,她就要嫁人了,只是新郎不是他……
“小姐,刚刚门口来了个人,送来了这个东西。”听奴把一个用红纱包住的环形物递给尹新月。
“这是……”二响环……尹新月一个激灵,提着婚纱就破门而出。
“哎,小姐!”

张启山……张启山你在哪儿……
尹新月不顾街上路人异样的眼光和指指点点,沿着新月饭店门前的大街一路跑:
“张启山——张启山你个胆小鬼!你有本事出来见我啊!你别、别只送了个破镯子来就逃了!张启山……夫君!”
喊着喊着,尹新月就哽咽了——找不到……找不到她的张启山了……她把她的张启山给弄丢了……

“新月……”墙边阴影处的张启山看着瘫坐在街上的尹新月。
新月,你今天那么美,不要哭了……
新月……别哭……

“佛爷,尹小姐她……”
“副官,你去吧,你劝她回去吧,告诉她我死了,让她对我死心吧。我查过那个男人,是个品行端正、配得上她的人,他会对她好的,至少……也会对她相敬如宾。”
“是,佛爷……”

“尹小姐。”
“副官……副官!你在这儿……那表示他也在这附近对不对?求你告诉我,告诉我张启山在哪儿……告诉我他在哪儿好不好……”尹新月扯着张副官的衣角苦苦哀求,这是尹大小姐第一次求人。
“尹小姐,您先起来吧。”张副官矮下身子扶起尹新月。
“张副官,我求你、我求你……”
“尹小姐,佛爷……佛爷死了,您回去完成婚礼吧,只要您寻得一个好人家,佛爷也就安心了……”张副官瞥了一眼阴暗的角落,那里——有尹新月苦苦寻求的张启山。
尹新月垂下头,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从未停过:“他……死了?还希望我嫁了是吧?好、好……我嫁,我嫁……”

张启山,你还说要带我去看桃花呢,你骗人……

张启山躲在角落,看着张副官把他心爱的小姑娘送到新郎面前,看着新郎温柔的执起他心爱的小姑娘的手,看着新郎微笑着给他心爱的小姑娘戴上戒指……

明明很开心,眼泪却不由自主:
“新月曲如眉,未有团圆意。红豆不堪看,满眼相思泪。终日劈桃穰,人在心儿里。两耳隔墙花,早晚……成连理。”

新月,今生无缘,来生再见……

『今生不相见,来世再续缘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好意思哦大家,我今天嗓子不太舒服,有点小感冒,所以写出来的文章不太好,连我自己都不满意。你们就随便看看得了,等下次状态好了我再补偿你们哈~

评论(22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