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九欢.

*全职理智死忠粉

*全职主吃:伞修伞 / 喻王喻 / 双花 / 韩张 / 周江 / 昊翔 / 高乔(高)/ 卢刘(卢)/ 于远 / 肖戴 / 双鬼 / 林方 / 宋邱 / 方王 / 周翔 / 叶橙 / 张楚 / 杜柔
〔偶尔杂食〕

*灵契:熙华熙

*金光瑶和薛洋是心口朱砂!
追凌 / 澄宁 / 曦瑶 / (宋)晓薛

*杀破狼主吃:长顾

*坏道主吃:熙湖 / 舒久x盛遥

*默读主吃:舟渡

*帝王攻略主吃:段楚

*渣反主吃:冰秋 / 漠尚

*天官主吃:花怜 / 双玄 / 风情

*刀男主吃:清安清

*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主吃:all大、大二
〔偶尔杂食〕

*基三:万花受向,策藏,明唐,佛秀(其余杂食)

*楚留香:武华

*鼠猫鼠

*aph:all耀all

*业渚 / 柳澄

*凡瑶 / 启月 / 旭润

*脑洞多但低产,因为文风总跑偏

*只要是中意的,BG、BL都能吃

*同人、自创都会写

*坚守底线:不抄袭,也不接受被抄袭/敲黑板画重点
喜欢这件事对书不对人,不混文手圈

*二次元

*改名小达人

【启月】梦

甜虐综合,吃饭不腻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今日张大佛爷娶妻。

“听闻这张启山张大佛爷今日娶的可是北平尹家的掌上明珠——尹新月尹大小姐,那聘礼可是摆了北平新月饭店门前的一大条街呀!可风光了!”
“是呀,我还听说当日尹大小姐千里迢迢跟着佛爷来到长沙,可是却被佛爷给气走了,在北平差一点就嫁人了,结果后来不还是被咱们佛爷给追回来了。”
“佛爷现在也算是寻得良配了啊。”
“是啊是啊,可喜可贺啊。”

“月儿。”张启山揽着尹新月的肩,“你说……现在大家都说你是我的良配,却为何怎么也没听见别人说我是你的良配?”
尹新月把头靠在张启山的肩上:“怎么?你吃醋啦?哼,谁叫你一开始那么不识好歹,天天喊着要我走,大家都是在替我委屈呢!”
张启山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反驳的话,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,只得揉揉尹新月的发顶。
“好了好了,快去招待宾客吧,我在房间里等你。”尹新月起身帮张启山理了理衣襟。
“那你饿了的话就自己吃点东西。”张启山吻住自己妻子的桃唇,还用牙轻轻啃了啃。
“知道啦知道啦,我怎么可能让自己饿着呢?”

“哎呦,怎么喝了这么多啊?”尹新月从副官和管家的手里接过喝的烂醉的张启山。
“咳,那个……嫂子我们没忍住就多灌了他几瓶……”齐铁嘴挠挠头,赔罪地笑笑。
“几……几瓶?”新月瞪大眼睛。
“不多不多,就……就三瓶红酒,两瓶白酒……”齐铁嘴说着说着就消了声,怕再说下去会被尹新月打。
“不多?哪里不多了!那我问你,那个‘们’是谁?”尹新月有点炸毛。
“我、二爷、九爷、副官……等……”齐铁嘴掰着手指头数着。
“停停停停停!行了行了!你们走吧,佛爷我来照顾。”尹新月撅撅嘴,挥挥手赶走其他人。
“那就麻烦嫂子给我们善后了。”
“走走走走走。”

“月儿……”张启山趴在尹新月身上憨笑着。忽然把尹新月推到一旁的椅子上,单手撑着椅背。
“怎么……你要勾引我?”尹新月勾住张启山的脖颈调戏他。
张启山一脸邪魅,两片薄唇贴在尹新月的耳边:“月儿,你今天怎么这么好看?”
热气喷到尹新月的耳朵上,她的双颊迅速飞起两朵红云:“难道我以前不好看吗?”
“不是……”张启山舔舔尹新月白嫩的耳垂,“只是你今天比平时更诱人啊……”
尹新月一抖:“张……张启山你醉昏了头了,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,不知羞。”
“你是我妻子,为什么不能说?”
“你……”尹新月语塞。
说不过,但是应该可以趁他醉了趁人之危吧……尹新月如是想。便伸手一推张启山,把他推到床上,身子一跨就跨在了张启山的身上,玉白的小手就在他胸前画圈圈。
“尹新月……”张启山嗓音沙哑,一把抓住尹新月的手,“尹新月你这是趁人之危。”
“夫君,我还真就是趁人之危了。”
张启山不说话,一翻身就把尹新月压在身下:“月儿,你这是在胡闹。”
“夫君……”
张启山吻上尹新月的红唇,辗转。
尹新月慢慢回应着,张启山却忽然停下了,身子一歪,倒在尹新月身旁睡着了。
“张启山……你、你混蛋!”尹新月涨红了脸,低声骂道,无奈,也只好在张启山身边躺下睡觉。

估计没有人会想到,这就是尹新月和张启山的新婚夜。

“新月,或许没有人的新婚夜是像我们这样的吧,其实都怪老八他们,谁叫他们当时灌了我那么多酒。”张启山颤巍巍地捧起尹新月的照片轻轻擦拭,“你看,你都走了这么多年了,我也忘了很多东西,可是我们的过去我却一点儿也忘不了。新月,我昨儿个还梦见你了,但是梦醒了,你也走了……月儿,我想你了……”
“父亲……该休息了。”张姝宁站到张启山的身边,轻声道。
“哎……”张启山抱着尹新月的照片躺上床榻。

“哥,都怪我……”张姝宁美眸含泪。
“不怪你,不关你的事,我们谁都没怪你。”张靖安拍拍妹妹的头。
“父亲一定有怪我,要是不是为了生下我,母亲也不会……”
“别瞎想!你是他的女儿,父亲怎么会舍得怪你?”而且你和母亲长得这般相像。

姝宁,你知道父亲为什么给你取名为“姝宁”吗?“姝”字寓意美好,“宁”字寓意安宁,父亲希望你一生美好,风平浪静,别像他一样失去了那么重要的人。你看,父亲并没有在怪你啊……

张姝宁,张启山和尹新月之女。
现离当初尹新月为了生下张姝宁大出血而死已经过了二十个年头了。

“启山……”张启山的梦里,尹新月依旧笑靥如花。

『梦醒了,心碎了,你也走远了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有点对不起小新月,竟然让她以这种方式出场。没事,后面我会补偿她的~
最后问一句:有没有人看到最后想打我的?要是有的话真是不好意思,下回补偿^_^

评论(4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