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九欢.

*全职理智死忠粉

*全职主吃:伞修伞 / 喻王喻 / 双花 / 韩张 / 周江 / 昊翔 / 高乔(高)/ 卢刘(卢)/ 于远 / 肖戴 / 双鬼 / 林方 / 宋邱 / 方王 / 周翔 / 叶橙 / 张楚 / 杜柔
〔偶尔杂食〕

*灵契:熙华熙

*金光瑶和薛洋是心口朱砂!
追凌 / 澄宁 / 曦瑶 / (宋)晓薛

*杀破狼主吃:长顾

*坏道主吃:熙湖 / 舒久x盛遥

*默读主吃:舟渡

*帝王攻略主吃:段楚

*渣反主吃:冰秋 / 漠尚

*天官主吃:花怜 / 双玄 / 风情

*刀男主吃:清安清

*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主吃:all大、大二
〔偶尔杂食〕

*基三:万花受向,策藏,明唐,佛秀(其余杂食)

*楚留香:武华

*鼠猫鼠

*aph:all耀all

*业渚 / 柳澄

*凡瑶 / 启月 / 旭润

*脑洞多但低产,因为文风总跑偏

*只要是中意的,BG、BL都能吃

*同人、自创都会写

*坚守底线:不抄袭,也不接受被抄袭/敲黑板画重点
喜欢这件事对书不对人,不混文手圈

*二次元

*改名小达人

【启月】中毒

这篇是我看了《老九门》中佛爷呆滞而产生的脑洞,我想,假如佛爷中毒的表现不是呆滞,而是变成只有几岁孩童的心智,那样……会不会更有趣~
时间就设在启月还没结婚时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佛爷这是怎么了?”尹新月看着抱着她,把脸埋在她脖颈里,还时不时地蹭一蹭的张启山一脸黑线。
“那个……夫人,佛爷他中毒了。”副官别开脸忍住笑。
“中毒了?那赶紧去找郎中啊!”尹新月瞪大了眼睛看着副官。
“夫人不必担心,我已经给佛爷看过,这毒不重,三天后就会自己好了。只是佛爷毒还未消前他的心性就像几岁孩子,所以请夫人多担待。”解九用手掩了掩带着深深笑意的嘴角。
“那是自然。”尹新月想也没想便一口应下。
“既然没有什么事,那这三天佛爷就麻烦夫人了。”二月红作作辑。
“这几天要辛苦嫂子了。”齐铁嘴一脸真诚。
“没事没事。”尹新月一手揽着张启山,腾出一只手无所谓地摆了摆。

齐铁嘴OS:没想到佛爷中的这毒虽不重,但是中毒所产生的反应这么……幼龄。

二月红OS:佛爷,不要太感谢我们。

解九OS:不知佛爷清醒后会不会记得这几天所发生的事,要是记得的话他会不会想死?

副官OS:佛爷若是清醒后不记得这几天的事了,我要不要向他汇报呢?

“启山,启山?”尹新月把中了毒的张启山扶到沙发边坐下。
“月儿……”张启山像一只大型犬一样,两只“爪子”始终不离尹新月。
“……启山,去洗澡好不好?洗完了我们就去吃饭。”尹新月用一种哄小孩儿的语气哄着他。
“月儿……”张启山用脸蹭蹭尹新月的脸,“月儿你帮我洗。”
“……”尹新月抽了抽嘴角,“张启山,你是认真的吗?”
“月儿……”张启山难得的朝尹新月撒娇,脸上也没有了以前的冰寒。
感受到张启山与往日的不同,尹新月有点担心,即使九爷说佛爷没有大碍。
“那个……启山。”尹新月耳朵微红,到底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,对付一个心智只有几岁的人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“启山,自己洗好不好,你要是一个人害怕的话,我在外边陪着你。”
张启山愣愣地看着她,迟缓地点点头。
尹新月终于松了一口气,差人去准备了洗澡水。

“月儿,我好了。”张启山乖乖地穿好衣服。
“嗯,启山,我们去吃饭吧。”啊……夫君太可爱了……好想捏捏脸……尹新月这么想着,也这么做了。
“……月儿。”啊……夫君好软萌。
“嗯?”
张启山低头看着尹新月,突然狡黠一笑,顺势搂过她亲了上去。
尹新月脑子里“咣当”一下:“张……张启山……”
“嘻,月儿,咱们吃饭去吧。”张启山放开尹新月的唇,牵起她的手把她往餐厅拉。
尹新月开始怀疑张启山到底是不是真的神志不清了。

“启山,怎么不吃呀?”尹新月塞了满嘴食物,含含糊糊地问到。
张启山却不动手,直勾勾地盯着尹新月。
“怎么了?”尹新月咽下食物,喝了一口汤。
张启山指指尹新月,又指指他自己。
“是要我喂吗?”尹新月无奈,还真是孩子心性啊。没办法,尹新月认命般拿起张启山的碗筷,一口一口喂着张启山。
“月儿。”
“啊?”
“月儿好看。”张启山朝尹新月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,笑出了两个深深的小酒窝。
尹新月红了脸:“知道啦知道啦,我本来就很好看啊。”

睡前——

“启山,睡觉了。”尹新月把张启山领到他的房间。
“月儿,你陪我睡。”张启山抱起尹新月把她放在他的床上。
“……好好好,我陪你,那你要乖乖睡觉哦。”尹新月知道拒绝不了,只好先答应下来。
“嗯。”张启山乖乖点头,倒在床上伸手搂过尹新月的腰。
尹新月含笑揉揉张启山柔软的发:“启山。”
张启山睡意渐浓,软软地哼出一声:“嗯……”
尹新月吻吻他光洁的额头:
“晚安。”

三天后的清晨——

“尹小姐,请问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?”张启山从睡梦中醒来,一转头就抵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,低头一瞧就看到一个妙人儿窝在他怀里睡得正香。
“唔……启山,你醒啦?今天起得好早啊……”尹新月睡眼惺忪,声音糯糯的。
“是醒了,只是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?”
尹新月愣了愣,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:“啊……原来三天过得那么快啊,好可惜……”
张启山这才蓦得想起这几天的一切,红了耳根:“那个……”
“哎呀,好啦好啦,清醒了就好。这几天本小姐可是无微不至的照顾你啊,你又欠我个人情。”害怕听到张启山又要赶她走,尹新月急急的堵住张启山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“不是的,新月。”张启山环上尹新月的腰,“我想说,我到现在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。我娶你,你嫁我,好不好?”
尹新月一惊:“张启山,你说什么?如果你只是单纯的为了负责,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,所以不存在负不负责……”
“新月你听我说。”张启山捂住尹新月喋喋不休的小嘴,“要不是因为这次中毒,我也不会知道你在我心里的重要性。中毒之后,我就只认得你,只记得你,所以你说的话我都会好好听。我不会说什么情话,但是请你相信我,我不会辜负你。”
尹新月默然,倏尔又钻进张启山的怀里闭上眼睛:“夫君,再睡一会儿吧,然后要给我一个正式的求婚啊。”
张启山抱着尹新月满足地闭上眼:“遵命,夫人。”顿了顿,张启山又说到:“尹新月,我真是中了你下的情蛊,无药可解。”

『中了你的毒,无药可解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了,这就是《中毒》的故事。尹新月中了张启山的毒,张启山中了尹新月的蛊,从此以后谁也离不开谁。

评论(11)
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