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九欢.

*全职理智死忠粉

*全职主吃:伞修伞 / 喻王喻 / 双花 / 韩张 / 周江 / 昊翔 / 高乔(高)/ 卢刘(卢)/ 于远 / 肖戴 / 双鬼 / 林方 / 宋邱 / 方王 / 周翔 / 叶橙 / 张楚 / 杜柔
〔偶尔杂食〕

*灵契:熙华熙

*金光瑶和薛洋是心口朱砂!
追凌 / 澄宁 / 曦瑶 / (宋)晓薛

*杀破狼主吃:长顾

*坏道主吃:熙湖 / 舒久x盛遥

*默读主吃:舟渡

*帝王攻略主吃:段楚

*渣反主吃:冰秋 / 漠尚

*天官主吃:花怜 / 双玄 / 风情

*刀男主吃:清安清

*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主吃:all大、大二
〔偶尔杂食〕

*基三:万花受向,策藏,明唐,佛秀(其余杂食)

*楚留香:武华

*鼠猫鼠

*aph:all耀all

*业渚 / 柳澄

*凡瑶 / 启月 / 旭润

*脑洞多但低产,因为文风总跑偏

*只要是中意的,BG、BL都能吃

*同人、自创都会写

*坚守底线:不抄袭,也不接受被抄袭/敲黑板画重点
喜欢这件事对书不对人,不混文手圈

*二次元

*改名小达人

【启月】靖安靖安,幸福平安

这篇主要是讲述小佛爷从最初到取名的故事,至于什么是“最初”我只想说——不要污,要优雅。还有对于小新月……我还没想好她该怎么出场,也许不出场了,也许……也说不准是吧,毕竟佛爷和新月那么恩爱哈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张启山没有骗副官,他把一切事务都丢给副官是因为……他真的去造儿子了。
佛爷的理念是——处在这乱世中,保不齐他哪天就不在了,所以趁现在世道还算安宁,赶紧抓紧时间给新月造个娃,要是他不在了,还有孩子陪着新月。
这不,终于有“成果”了。

那日尹新月突然身子一晃就要摔倒,还好张启山眼疾手快扶了一把,可是尹新月却在他怀里昏了过去,这下可把他吓坏了,赶紧叫管家找来郎中给尹新月看看。
结果郎中给尹新月把完脉后一脸笑意地看着他,拱手作辑道:“恭喜佛爷!贺喜佛爷!夫人呐,这是有喜了!”
当时张启山就懵了——啥玩意儿?有喜?
愣在那里想了半天,直到管家叫他他才幡然醒悟:“大夫,你是说——我要当爹了?”
“是呀,佛爷。夫人这怕是都已有一月多了啊。”
张启山面上似是冷静,其实心里早就汹涌澎湃了。送走了郎中,又派人去寻了解九来,这种事情,还是要鉴定一番他才能安心。

尹新月悠悠转醒,看着床前坐立不安的张启山,心里咯噔一下,可怜兮兮地开口问:“启山,我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啊?你怎么……”
张启山赶忙俯下身扶起尹新月靠在床头:“不是,不是不治之症,别瞎说!你……最近有没有觉得身子不适?或者……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?”
“没什么啊,就是最近特别喜酸,反倒不大爱那些甜食了。我身体……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?启山你别瞒着我……”尹新月有些害怕,玉白的小手紧紧攥着张启山的手。
“你也许……”
“佛爷,九爷到了。”话还没说完,管家就来通报了。
“快请。”

解九给尹新月号完脉,也一脸笑容地向张启山贺喜:“佛爷,夫人这的确是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。”
“身孕?张启山你吓死我了!我还以为我……”尹新月如释重负,一撇嘴埋在张启山怀里哭了起来。
张启山脸上是怎么也掩不住的笑意。
这时连齐铁嘴也来串门了——“哎呦佛爷!我今儿早给你算了一卦,是大喜啊!你这儿到底出了什么喜事儿,让我也瞧瞧呗。”
“老八,你就别来瞎凑热闹了。快去通知二爷他们,就说大家马上要有个小侄子或小侄女了。”解九端起茶杯抿了一口。
“小侄子或小侄女?”齐铁嘴在脑子里缓冲了一会儿,突然一拍大腿,“哎呦呵!嫂子这是有了?”
“是,一个多月了。”张启山拗不过这小丫头,还是扶着尹新月起床下了楼。
“哇!恭喜,恭喜啊!”齐铁嘴俯首作辑。
“别说那些有的没的。”尹新月小巧的下巴一抬,“到时候准备红包才最实在。”
“是是是,那我通知二爷他们去了。二爷他家的三个小子肯定会很开心的。”

眼看着尹新月的肚子像吹气球般一月月大起来,张启山这才真正感觉到有一个小生命即将降临,他就在尹新月的肚子里一天天的长大。他更加宠着尹新月了,知道她因为有孕所以脾气比平时大,情绪波动也比平时大,便处处顺着,不让她受一点儿气。

日子过得很快,一眨眼尹新月就要临盆了。
张启山在屋外踌躇不停,他不担心别的,就只担心屋内的尹新月,甚至连孩子他都不担心。在他心里,孩子可以再有,但是他的月儿就只有一个,他不忍心她受到一点伤害。
可是……他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月儿受苦,这痛苦还是他给的。
张启山听着尹新月因为痛到极致而一声声呼喊着的“夫君”,心如刀绞,要不是齐铁嘴、二月红、解九他们拦着,他早就冲进去了。

天刚蒙蒙亮,一声孩童脆响的啼哭声划破了黎明,惊醒了屋外的所有人。
张启山再也不管那些个什么封建的破规矩,一脚踹开房门夺门而入。
“月儿。”他握起尹新月的手贴在他的脸颊边,轻轻唤着床上快要虚脱的人儿。
“启山……别怕,我在。”尹新月吃力地抬手抚上面前这个眼眶通红、满目血丝的男人的脸,“看过……我们的孩子了吗?是不是……很可爱?”
他点点头,忍不住热泪盈眶,轻声说:“很可爱。”
天知道孩子可不可爱,他担心她,到现在都没有看过孩子一眼。
“佛爷,是个小公子呢。”产婆抱起清理好的孩子递给张启山。
张启山小心翼翼地抱着——哪里好看了?脸红通通、皱巴巴的,像个猴子,还害得他娘亲那么幸苦。
张启山有那么一瞬间其实是挺嫌弃他这个儿子的,只是想到那是他的孩子,是他和新月的孩子,是新月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孩子,他的心和眼神就忽的柔软下来。
低头亲了亲孩子幼嫩的脸颊,又俯下身吻了吻带给他这个孩子的女人:“月儿,谢谢你,幸苦了。”
床榻上的俏人儿已耗光力气进入梦中,也不知她有没有听见。

一月后等尹新月从月子里出来,来道喜的人陆陆续续,三天都未曾间断过。

齐铁嘴是最后来道喜的,提了一大袋吃食,拿着一个红包:“嫂子你看,我对你好吧?不仅给你准备了红包,还给你带了吃的。”
“嗯,不谢了。”尹新月修养了一月,又恢复了生龙活虎、伶牙利齿的模样。
“嫂子,你和佛爷给我这个小侄子取个什么名字啊?”
“呃……”尹新月低头看向怀中的孩子,“不知启山想给他取什么名儿,我想了很多名字,只是启山好像有自己的打算,我也就不干预了。”
“那佛爷,您给我这侄子取了什么名字啊?”齐铁嘴转头看了看一旁的张启山。
张启山笑笑,宠爱地看着尹新月和她怀里的孩子:“靖安,张靖安。”
“靖安?”
“嗯,‘靖’字寓意平安,‘安’字寓意安宁。这乱世之中,我想给他们母子一个平安、安宁的家。”
尹新月听后笑得温柔,转过头悄悄抹了一把眼泪。
“哎!‘靖安’好,‘靖安’好啊!我给他算了一卦,卦上说他以后一定是大富大贵的命。”
“我不求他大富大贵。”张启山低头浅笑,“我只希望他和新月一生幸福平安。”

靖安,你要好好的长大,万一爹哪一天死了,你要替我照顾好你娘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明明说好是甜甜的,但不知为何写到最后我心里有点酸酸的。这也许就是乱世吧,佛爷要在这乱世之中守护长沙,不只是因为他是九门之首,更是因为他是长沙的布防官。人人都知道他肩负重任,却忘了他也有个家,等卸下一切回到家时,他也只是个普通的丈夫、普通的父亲。

评论(9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