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九欢.

*全职理智死忠粉

*全职主吃:伞修伞 / 喻王喻 / 双花 / 韩张 / 周江 / 昊翔 / 高乔(高)/ 卢刘(卢)/ 于远 / 肖戴 / 双鬼 / 林方 / 宋邱 / 方王 / 周翔 / 叶橙 / 张楚 / 杜柔
〔偶尔杂食〕

*灵契:熙华熙

*金光瑶和薛洋是心口朱砂!
追凌 / 澄宁 / 曦瑶 / (宋)晓薛

*杀破狼主吃:长顾

*坏道主吃:熙湖 / 舒久x盛遥

*默读主吃:舟渡

*帝王攻略主吃:段楚

*渣反主吃:冰秋 / 漠尚

*天官主吃:花怜 / 双玄 / 风情

*刀男主吃:清安清

*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主吃:all大、大二
〔偶尔杂食〕

*基三:万花受向,策藏,明唐,佛秀(其余杂食)

*楚留香:武华

*鼠猫鼠

*aph:all耀all

*业渚 / 柳澄

*凡瑶 / 启月 / 旭润

*脑洞多但低产,因为文风总跑偏

*只要是中意的,BG、BL都能吃

*同人、自创都会写

*坚守底线:不抄袭,也不接受被抄袭/敲黑板画重点
喜欢这件事对书不对人,不混文手圈

*二次元

*改名小达人

【启月】幸好你还在,幸好没离开

第一次写he,其实并没有什么写好的信心,但是为什么会决定写he呢?感谢提供给我这个脑洞的宝宝吧⊙ω⊙~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夫人,夫人呐……” “夫人,夫人!”管家和小葵急匆匆地喊着尹新月,面上的焦急一览无遗。

“怎么了怎么了?小葵不懂规矩就算了,怎么连管家你也一样?”尹新月拿着喷水壶浇花,看着没经过同意就直接推门而入的管家和小葵微微皱眉。这个张启山,已经好几天都没回家了,这长沙城如今乱成这样,不知他怎么样了。

“夫人呐……”管家和小葵的眼里隐隐含着泪,“夫人,佛爷、佛爷……”尹新月手里浇花的动作一顿:“佛爷……佛爷怎么了?是不是他回来了?” “夫人,佛爷……没了。”管家忍不住哽咽。

哐当——

喷水壶随着尹新月手的脱力重重地砸在地上,发出一声闷响。
“管家,你说什么?你给我说清楚,什么叫……‘佛爷没了’?”尹新月的手撑着窗沿才勉强支持着自己不倒下,小脸煞白。小葵看到她这样赶忙上前扶住她。
管家哽咽道:“夫人,刚才有士兵来报,说佛爷……殉国了。” “不可能!佛爷那么厉害,怎么可能……你去把那个通报的士兵找来,我要亲自问他。”尹新月拂了小葵的手,跌跌撞撞地向外走去。

“是你吗?是你说佛爷没了吗?说!是不是陆建勋派你来的!你一定是他派来瓦解我们的!你的话不可信!”尹新月恶狠狠地冲那名传信的士兵喊着。随后她看向管家:“副官呢?副官不是跟着佛爷的吗?他是死是活?若是活着,他的话我才信;若是死了……若是死了也只有佛爷的亲兵可信。这个小兵这么眼生,肯定不是佛爷的亲兵!”
“夫人,夫人您要冷静啊,这的确是佛爷的兵……”管家暗暗抹掉眼泪,轻声对尹新月解释道。“什么殉国,我不信!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除非把佛爷的尸体找来,否则我不相信!”尹新月定定神,对那个士兵说完就摇摇晃晃地转身上楼。
管家打发了士兵,差人去喊来八爷、二爷、九爷:“快去找八爷、二爷和九爷,快去。唉……不知道夫人会做出什么,小葵,你去看着。”小葵抹了泪,欠欠身:“是。”

张启山房内——

尹新月坐在张启山常办公的椅子上,趴在他办公的桌子上,口中喃喃:“张启山,张启山,张启山,张启山张启山……”念着念着声音哽咽,却掐着手臂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“张启山你这个混蛋,以前成天喊打喊杀的要我走,后来好不容易在一起了,你又天天工作,陪我的时间少之又少,现在……现在你是不是嫌我烦就打算直接不要我了?我跟你说不可能!你想得美!你就算藏到天涯海角,我也会找到你!混蛋你这辈子都别想逃开我!”尹新月举着相框,对着张启山的照片絮絮叨叨地骂道。
渐渐的,尹新月不骂了,眼里的泪光藏也藏不住:“启山,你回来吧,我再也不吵你了好不好?你别不要我呀,我很想你……启山,启山……”尹新月脑袋抵着手臂趴在桌上。

当八爷、二爷、九爷赶到时,看到尹新月正俯在张启山的桌上低低的哭泣,明明很难过,却压抑着哭声。三个大男人看着心里也不好受,走过去安慰性的拍拍尹新月的肩,却都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二月红明白尹新月的感受,他曾经也像尹新月这般难过过,但是他不知该怎么安慰她,好像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错的。
解九爷摇摇头,轻声叹了一口气,他想叫尹新月冷静,要认清现实,可是他发现他说不出口,这样的现实对尹新月来说太过残忍。
齐铁嘴叹口气,说道:“嫂子别太难过了,人死不能复生,而且佛爷吉人天相,说不定……说不定过几天他就回来了。”这样苍白的安慰,齐铁嘴说得艰难,因为连他也算不到佛爷现在是死是活,只能抱着一丝希望。
尹新月抬起头,双目通红:“算命的,你是说……他有可能活着对不对?他有可能活着回来的对不对?”尹新月眼里的急切让齐铁嘴不忍否认。
静默了几秒,解九爷突然开口:“听说佛爷他们张家自出生起就会有牌位和棺木……夫人,若是佛爷真的回不来,你……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“……我知道了,我会派人准备好棺木和牌位。三位请回吧,没事的。”齐铁嘴、二月红和解九爷面面相觑,最终无可奈何的离开了。

三天后——

已经三天过去了,佛爷仍是一点消息都没有,副官也没有消息,他们是死是活仍是个未知数,听说当时整个山洞都塌了,只有几个人逃出来才幸免于难。
没有张启山的长沙,越来越乱,这天……终究是要变了。

尹新月一袭黑衣,抱着张启山的牌位轻轻擦拭:“启山,你可是真的不要我了?都三天过去了,你怎能如此狠心?”尹新月拭掉脸上的泪,轻抚着牌位上的“张”、“启”、“山”三个字。

“新月。”张启山?
“新月,你怎的不理我?”尹新月不敢回头,她怕一回头连幻觉都没有了。
忽然有一个人俯下身从身后轻轻环住她,是她熟悉的感觉:“新月,别害怕,是我。我回来了,活的。”

回过头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那张面孔,几天来伪装出的坚强一瞬间溃不成军,窝进他的怀里哭了起来:“张……张启山,你个……你个混蛋!你知不知道……我都快担心死了!他们说你死了……还好我没相信……”
张启山双手搭上她哭得颤抖的肩,满眼心疼,轻声安慰着:“新月不哭,我回来了,我活着回来了。”当时被敌军逼进一个山洞,山洞被炸塌,的确是差一点就死掉了,好在及时找到了山洞的另一个出口,没死成。怕小姑娘以为他死了会难过,所以他一回来,就马上来找他的小姑娘了,没想到还是让她哭得这样伤心。

“新月,我……”张启山心疼地看着自家夫人哭得通红的双眼,想道歉。但是哭得说不出话的小姑娘没有给他再说话的机会,双手勾着他的脖颈,深深地吻了上去。
张启山说不出话就索性不说了,直接用行动表达。他一手扣住自家夫人的腰,一手轻压着自家夫人的小脑袋,加深了这个吻。
一吻毕,尹新月用手勾画着自家夫君的眉眼,看着他满身的伤一脸心疼:“夫君,为了我,下次一定要保护好自己!我不懂什么国家大义,但是既然是你的决定,我支持你,前提是你要好好的,不许缺胳膊断腿,不然我要你好看!”
张启山的额头抵着尹新月的额头,含笑道:
“是,夫人。”
语罢,又吻上自家小娇妻的唇,衣衫下的穷奇慢慢显现出来:“新月,咱们生个儿子吧……以后我不在的时候让他保护你。”
尹新月双颊通红,刚想说话就被张启山的唇封住了嘴:“你……流氓……”

“新月……夫人,我爱你……”
“夫君,我也爱你……”

『启山,幸好你还在』
『新月,幸好我没走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……算he吧?原谅我只想小清新,不想开车[作辑]
第一次尝试he,表示其实写得很艰难,所以不甜我也没办法了,只能等我慢慢历练了[作辑]
希望各位食用愉快哦~[笔芯]

评论(5)

热度(61)